目录
设置
书籍详情
加入书架
推荐票
金票
打赏
评论区
俗人修仙传 作者: 鹈鴂 字数:2792 更新时间:2015-07-23 18:57:00

第六十三章 剑断鹊桥

彩票网站升级 www.asrzu.tw 王举人虽然没有能够考上进士,但他的文凭在眼泪镇算是最高的了,加上他家中良田众多,算财富不比陆井石老子差,现在新任镇长,更是踌躇满志,要在眼泪镇干一件大事。

他要文化有文化,要钱财有钱财,要权力有权力,要人缘有人缘,成为眼泪镇有史以来最有实力的领袖,当然要为乡亲们谋福祉。

眼泪镇自古以来就有两大祸害。

一是野狼山上的野狼,上山砍柴的樵夫、打猎的屠夫甚至一些来眼泪镇观光的游人,不时会给突然从荆棘丛中冒出的群狼给吞噬得粉碎,连骨头也不剩下。野狼以往没有这么疯狂,最近几年来,渐渐有疯狂的趋势,搞得山脚下的樵夫和猎人都不怎么敢上山了。这对眼泪镇的经济绝对是一个不小的打击。

二是寡妇谷中的寡妇。寡妇谷更是诡异莫测,几乎所有进入寡妇谷中的人都没有生还的可能。从谷外看去,谷内就充满着诡秘的味道。野狼山的地形并不复杂,但人一到寡妇谷附近,就常?;崦月?,甚至鬼使神差地进了谷中,最后化作一堆白骨。就连方向感最强的大雁,飞到寡妇谷上空,也会低回盘旋,哀鸣不止,不知飞向何方,可见寡妇谷是多么恐怖!

王举人新任镇长,就是要铲除眼泪镇这两大祸害。

这两大祸害非比寻常,早年,王鳌捣蛋调皮,乡人将王鳌和以上两个祸害并列,说是三大祸害,那是极大地抬高了王鳌。王鳌如何能和上面两大祸害相比,不过是说笑罢了。

王举人之所以敢这么做,主要的依仗是其女儿清明。

现在的清明不是过去的清明可比了,她在西方修道,学了一身的法术,能够在空中飞行,呼风唤雨,乃是实力不可低估的大人物,在乡亲们眼中,是“仙人”。

清明对她老爹的举措也是极为赞同,不过她不赞成邀请王鳌参加,对付区区野狼山的几头野狼和寡妇谷中的几只蜘蛛精,她一人足以,何必请那个不成器的王鳌参加。王举人老成持重,觉得王鳌作为大岱宗的高手,请他参加稳妥一些。

清明对此不置可否,但心中还残留着当年王鳌要强奸她的情景,心中暗暗盘算在进了寡妇谷中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将王鳌杀死。

看到清明越发漂亮,甚至有公主雪不相上下,还带了一股出尘的气质,王鳌不禁欣喜,有此美女同行,寡妇谷之行再有危险,他也不放在心上。

接来来,王举人就开始安排围剿进攻野狼山的计划,他坐镇眼泪镇,负责全局和后勤保障,清明和王鳌作为先锋主力,带领全镇精干的猎人樵夫,明天天不亮就上山,先清剿野狼,之后便进入寡妇谷,扫除谷内的蜘蛛精。

当晚,王鳌和王志同宿,金独立等人住在王举人家中。

想到明天的大战,王鳌默默将体内真气运行了一遍,觉得功力似乎更有进益,更家期待明天和美女一同为民除害的旖旎情景,心中激动不已。

王志也久久不能入睡,不过他更关心的是绿瑁表妹,王鳌看到他神不守舍的样子,安慰他说:“不但担心,包在我身上,我一定让她成为你的人?!彼淙徊幻靼淄貅∥裁从姓饷创蟮男判?,但王鳌现在是什么人,几乎可以说天下第一高手了,不可能信口雌黄,他这么说,自然有他的道理,毕竟,在大岱宗,他就创造了奇迹!他一定也有他的办法!

翌日,当金黄的神秘的晨曦覆盖整个野狼山的时候,清剿野狼山的队伍已经整装出发了。

野狼似乎闻到了今日与众不同的气味,这么多的人群,以往从来没有过的,野狼似乎发了疯,这么多的鲜肉,它们一个个红了眼睛,嘶吼着朝着队伍冲了过来。

站在队伍最前面正是清明和王鳌,他们自然没有畏惧,可是这么多的野狼,凄厉的嚎叫,幽深的野兽眼神,白森森的獠牙,潮水一般地向着人们冲来。本来还有点士气的队伍一下子变得混乱不堪,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狼群,他们一下子懵了,不知是谁喊了一声:“妈呀,快跑!这么多,怎么是对手?”大家纷纷转身就跑。

只有前面的几个人没有动。

王鳌仿佛什么也没有动,一头硕大的野狼嘶吼着朝着他奔来,锋利的牙齿几乎就要咬到了他的身子,王鳌凛然不惧,连眼睛眨也不眨一下,一只无形的气鹊一头扑进它的头颅中?!班弧币簧嗖椅薇鹊睦青?,这只看起来凶悍无比的野狼一下子象给什么巨大的重物撞击了一下,身子飞快地向后摔去,头颅碎了一地。其他的野狼见此,更是激发了它们体内的凶性,嘶吼着朝着王鳌冲了上来,但一到王鳌身边,立即有一到无形的气墙,将王鳌全身守护得一点缝隙也没有,根本就不能对王鳌造成任何伤害。这正是王鳌发出无数的气鹊,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四周,野狼如何能把他怎么样。王鳌看心情,随时发出气鹊进攻狼群,一只无形的气鹊咬死野狼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很快,野狼就发现了不对劲,不再进攻王鳌,转而进攻他人。

但是其他人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。

金独立依然保持了路途上对付劫匪的那种云天清淡的姿势,伸出一双白嫩得有点过分的双手,象拂去空中的苍蝇一样,就将四周扑上来的凶悍的野狼摔得全部骨头散了架。

王志运用仙鹤门的擒拿功,全力与野狼周旋,他功力没有那么深厚,但与群狼的搏斗中也是占了上风。

最轻松的是清明。

她伸手轻轻地掠了一下被晨风吹得有点凌乱的鬓发,姿势美得让人心醉,让无人无法自拔,王鳌在旁一看,几乎就要痴了,他本来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一双眼睛流露出无限的猥琐。

清明四周扑上来的野狼纷纷血肉横飞,根本不见清明是如此动作,她周围三丈之内,在一瞬间,野狼全部不见了踪影,三丈之外,全是野狼的碎肉,一旦碎肉飞溅到扑上来的野狼身上,那只本来还凶悍无比的野狼立即“轰”地一声炸成碎肉血雨,在空中飘洒,在晨曦映照中,带着一股残忍的美丽。只要有碎肉沾到任何一只活狼身上,活狼立即炸开,血肉横飞,连锁反应下,野狼在短短的片刻,死伤大半,剩下得看出形势不对,这个娇滴滴地姑娘,竟有如此可怕的力量!

这一幕,震撼着所有的人和狼!

王鳌看向清明的眼神一下子变了,不再是那种带着欣赏,带着一般男人对美丽少女的那种调戏味道,而带了一种深深的说不出的恐惧!

是的,就是恐惧。这种感觉,王鳌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了,自从他练成气鹊神功以来,根本就不知道恐惧是什么回事??墒窍衷?,他在一个小姑娘身上,深深地体会到了。

清明也回头看了他一眼。

清幽的眼神,带着一股深深的仇恨。

王鳌心底升起了一股寒气,恐惧转化为极度的危险。

这种危险,只有王鳌这样的绝顶高手才能通过高手与高手的气场才能体会!

清明要对他下手了!

他和她之间并没有深仇大恨,那只不过是幼年时候的一个调皮的动作,很多男孩子对身边的女孩子都做过,很多女孩子长大后都忘记了。

但清明不会忘,她认为这是奇耻大辱,现在她修炼有成,当然要报复。

她发出了一股强大的力量,这是修道人的法术,不是世俗的武术可以抵挡的。

无形剑气!

王鳌脸色大变,快捷地向后掠去!

一只只气鹊纷纷飞向前,企图阻挡这股凌乱的剑气.但一点效果也没有,所有的气鹊一遇剑气,立即被劈成两半。

剑气快捷无比,一下子就劈到了王鳌身上。

王鳌哼了一下,身子象稻草一般地摔了出去。

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了出来,他想再次凝聚内气,发出气鹊,但一只气鹊也凝聚不出来。

清明冷冷的声音传来:

“不要白费力气了,我已经砍断了你的任督二脉的‘鹊桥’,从此你这一生不能再练武。我本想取你性命,不过看在老乡份上,就留下了你的狗命?!?/p>

作者的话
鹈鴂

断了好久了